魔女先生🥀

----------正在播放《白日梦》-----------
在星空某处有我的花🌷

Q:说出你脑子里第一反应出来的一个咒语!

阿婆卡,阿罗批呀!(音译大概是这个,因为我忘了具体是哪几个字了)有人看过吗,10版西游记

Q:那些小时候玩过,现在却没有了的游戏或者APP?(我先来,QQ宠物,那段时间天天上号挂着她,还陪她玩)

QQ星乐团,一个音游,小学一年级开始玩,最炫民族风等歌都是玩游戏的时候会唱的,后来下架了……QAQ

Q:快,用一句话刀死圈内所有人

“我失去的不会太多,只有自我而已。”
“总有些事情,高于其他。”

何为羁绊 何为锚---观影体(3)

幽冥灯:

♢阅读体,观影体合一,但不以其为主,主要写大家对其的观点看法还有感受等等。


♢无CP,群像剧,重点写小克和大家的羁绊,不仅仅是神灵与信徒,最重要的是朋友,是亲人的关怀。


♢观看跳跃,片段式观影,会补充其他的知识,原著为主,马甲全扒


♢时间线为小克刚刚苏醒,状态混沌期,塔罗会全员序列3以上,罗塞尔逐渐摆脱污染,但还需要隔离(半神之下直视污染状态),小克是人性占上风还是神人平衡就要看观影的各位的努力了。






 


1-4


*-*


【介绍完毕,我们进行观影环节。】


屏幕慢慢的出现了画面,出现了一座繁华的小镇,随着镜头的拉近,一间酒店房间出现在镜头前,以为女士似乎在书写着什么。


“这个叫乌托邦的小城和我曾游历过的那些,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,无论民俗、人种,还是建筑风格,都标准地属于鲁恩。
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  “他们也没有本地报纸,毕竟这只是一个几千人的小城市,报童们主要贩卖和……


  十分日常的画面,但这与愚者先生有何关系?期待着看到神战大场面、最好能得知有关神灵的隐秘知识的艾德雯娜不由地有点失望。


”乌托邦,乌托邦……啊,这个不是‘世界’先生建立起来的城镇吗?听说好像是他的晋升仪式。”奥黛丽沉思了一会,随之想起了这是她进阶序列3之前的事。


阿尔杰瞬间警惕了起来。




我喜欢这里的第二个原因是乌托邦的很多人都开朗乐观,对生活充满热情。


  随着这段文字的浮现,画面中的笔记本逐渐缩小,镜头不断拉远,画面上出现了刚刚的那位书写者,是一位黑发的女士,坐在书桌前书写,时不时看看窗口。


当我写下这段话的时候,旅馆外刚好有一支乐队经过。


   â€œè¿™ä¸æ˜¯èŒä¸šçš„乐队,而是纯粹由业余爱好者组成的团体,他们之中有政府雇员,有治安法官,有事务律师,有专业警察,有学校老师,有糖果工厂工人,有商店老板……


…… 


“巡游之中,他们不仅不排斥市民们的加入,反而鼓励他们跟着队伍唱歌或者跳舞。据我观察,参与者都相当高兴,很是满足,尽情地宣泄着对生活的热爱,这让我体会到了一种蓬勃昂扬的态度。


这气氛相当的安详和美好啊,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……


他们今天并非在巡游,而是去教堂为一对新人送上祝福。


  我前两天参加了一次婚礼,发现乌托邦在这方面是存在一些特殊习俗的。


  “其中,最让我欣赏的是,当牧师宣布婚姻成立时,新郎和新娘会互相向对方鞠躬,没有谁高谁低的问题,只是认真地表达共度一生的谢意。


“这或许就是女神教义里男女平等的一种表现吧……


“实际上,我并不能理解阿曼妮西斯给自己教会制定的规则,这在我看来完全就是多此一举的仁慈心罢了。”列奥德罗不屑的看了一眼,对着阿曼妮嘲讽道。


“但事实上,这对我来说是有特殊意义的。”女神并没有去特意解释。


“嘿,静静果然是在照搬照套的,明明之前极力的嘲笑我哈哈哈哈。”罗塞尔无情的嘲讽道,谁叫之前祂和小周联合起来嘲笑自己,终于给他抓到机会了。


阿曼妮西斯淡淡的看了罗塞尔一眼,“看不顺眼罢了,比不过你的。”


罗塞尔口中一咽,囔囔道:“这有什么所谓啊,我这是在推进时代的进步。”


众人看着女神力挽狂澜,轻松堵住两为真神的嘴,心理不由地赞美起来。


 


另外,婚礼后的庆典上,会有一些特别的游戏环节,比如,让新郎和新娘讲述自己的爱情故事。


银幕上的画面进展到了婚礼后的庆典时间,新郎和新娘正在讲述自己的爱情故事了。


  年轻美丽的新娘和气质沉稳安定的新郎都不禁有点尴尬。新娘望了爱人一眼,“毅然决然”地上前一步,在一众欢快的笑着他们的同事眼下述说着他们的故事。


 


  在银幕面前的观众们都被他们的故事逗乐了,佛尔思憋笑着,差点拿不住笔的手颤巍巍的记录着,她沉浸到了这个爱情故事中,这是一个很棒的素材:他们相互理解、包容、相互暗恋、不求回报的付出……以及最后终于理解了对方的心意,冲破了世俗的成见,携手共度今后的人生。没有什么巨大的波折起伏,平平淡淡,却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最美满的结局。


“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爱情故事。”佛尔思有些感慨地说道。


在一旁欢声笑语中,伦纳德却独自一人在那里默默的流泪,他囔囔自语道,“实际上,他们的故事并不美好,直到最后他们也没有来得及向对方表达自己的心意,他们没有勇气打破世俗的见解,他们直到最后也没有机会牵住对方的手,而我们也再也没有机会看着他们步入婚姻的殿堂,迎接美满的结局......”


佛尔思没想到事实如此残酷,她愣了愣,僵在嘴巴的微笑都来不及收起来。她在一众关切的眼神中,抱起本子挡住自己的脸,心中悲嚎:“不,不要告诉我,只要我没有听见,这个故事就是一个完美的结局……”


看见佛尔思自欺欺人般麻痹自己,奥黛丽悲伤的叹了口气,她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后给焦躁的两人都刷了一个“安抚”。


“看得出来,那个城市其实就是他的一个梦,乌托邦……在我们那个世纪,‘乌托邦’指不能实现的理想乡的意思。一个虚无,不存在的,空想的美好国度。” ç½—塞尔自嘲的笑了笑,点出来这城市背后的残酷。




“我喜欢乌托邦的最重要的那个原因是,这里的食物非常美味,有限的几家餐厅都具备很高的水准,而最好的毫无疑问是我住的这家‘鸢尾花’旅馆的附属餐厅。


    â€œæ— è®ºæ˜¯æœ€åŸºæœ¬çš„煎牛扒、炸猪排、碳火烤肉、香煎肉鱼,还是更为复杂一点的或更有难度一点的豌豆炖羔羊肉、奶油浓汤、黄油土豆泥、烤土豆皮,都绝对达到了都市大厨的层次,另外,这里的厨师还相当擅长创造奇特的菜肴和食物,有酸酸甜甜的肉粒,有反复涂抹各种调料的烤鱼……


    â€œåœ¨ä¼¼ä¹Žæ²¡æ³•çŽ©å¼„花样的主食上,乌托邦的厨师们也没有放弃,我在这个城市吃到了各种各样的吐司:芋泥的,土豆泥的,黄油的,淡奶油的,镶水果块的……只要愿意,一周内不会吃到重复的品种。


    â€œè€Œè¿™é‡Œæ‰€æœ‰ç¾Žé£Ÿé‡Œæœ€å€¼å¾—赞赏的就是他们的甜点:


    â€œå¥¶æ²¹å¸ƒä¸ï¼Œæ°´æžœå¸ƒä¸ï¼Œé»‘森林蛋糕,胡萝卜蛋糕,牛奶蛋糕,松饼,蛋挞……


“虽然知道乌托邦的美食相当出名,但看到这么多不带重的介绍我还是馋了……”休咽了咽自己的口水,默默的在心里想道。


 â€œè¿™ç®—是我们旧日时代的特点之一吧,在我们那个时代,温饱基本已经解决,人们追求着美食,享受着美食。”罗塞尔突然开口道。


“旧日时代?是指‘地球’吗?” å˜‰å¾·ä¸½é›…接上了罗塞尔的脑回思路,她也做出了自己的解释,“我从一群可以看得懂罗塞尔文的人那里听说过,他们对那个世界的描述和上面有一定的相似之处,着代表着什么?”


什么鬼,哪来的这么多看得懂中文的人?臭老乡果然是你干的好事吗?我不要面子了吗?罗塞尔忍不住在心中诽谤道。


为了掩盖自己的尴尬,他只好假装没有听见:“……告诉你也无妨,只是要说明白实在是太复杂了,你就简单的理解为那些描述是指第一世纪前的文明体现—虽然他们并不清楚……”罗塞尔沉默了一下,然后继续说道,“那个时代被我们称为地球时代,在末日的影响下,文明不复存在了,一部分人借助源堡被‘存留’,还有一部分的人存活下来后进入了混沌的第一世纪。”


阿曼妮接上了罗塞尔还没有说完的话,“而我们是作为被源堡存留下来的旧日遗民,被前任诡秘之主投放到不同时代来完成他的计划,直到最后因为祂的意志渐渐消失,这个‘神降’计划才破灭。”


亚当打断了祂们的发言:“其实我并不怎么认为,从诡秘的状态既可以判断,这一切是否是祂的计划之中还是个未知……”


巨大的信息冲击着人们的头脑,气氛陷入了沉默,佛尔思拿着聚现出来的纸刷刷的记录着,塔罗会众人陷入沉思,同时焦躁不安的等待着接下来的解说,艾德雯娜皱了皱眉,想要开口。


【关于旧日时代之后会详细说明,请先完成本段观影。】


  æ—¢ç„¶æºå ¡å·²ç»å‘言了,人们不得把疑问先放在一旁,把注意力回归到视频中。


 


    â€œåœ¨è¿™é‡Œï¼Œæˆ‘要郑重推荐一款饮料,乌托邦气泡冰茶,它非常特别,在甜味和气泡之外有着更加奇妙的体验……


“嗨,这不是可乐吗?老周……交版权了吗?”罗塞尔笑了起来,突然想起源堡继承了一部分占卜序列的能力,便尝试性的从空气一捞,意外的捞出了一瓶装着黑乎乎的液体的怪异瓶子。


祂丢了一瓶给阿曼妮,又捞了一瓶给亚当,最后捞了一瓶打开喝了下去。


“爸爸!”贝尔纳黛一惊,想要阻止祂那冲动的举动。


罗塞尔却已经喝完了,祂放下瓶子,打了个饱嗝,然后笑着对贝尔纳黛说道,“没事没事,这个是旧日时代的饮品,相当于那什么乌托邦气泡冰茶什么的吧。”


在确保罗塞尔没有任何问题,贝尔纳黛终于松了口气,祂有点懊恼的说道“请您不要如此鲁莽了,我已经……不想再失去您了……”


虽然祂说道声音很小,但在座的实力足以听的清楚,包括罗塞尔。祂不由愣了愣,然后缓缓的叹了口气,最后站了起来,走到贝尔纳黛身边,拥抱了她。


“抱歉,我亲爱的小公主,我向你保证,我会尽一切努力回到你的身边,不再离开你了。”


贝尔纳黛用力的抱着罗塞尔,仿佛担心祂下一秒就会消失一般,在这一刻,她不再是叱咤于海上的“神秘女王”,她只是一个等待到了归家父亲的可怜的孩子。


虽然气氛变得温情起来,但视频依旧在播放,仿佛空间中发生的一切都与其无关。


 


……


  “我在市政广场认识了一位画家,他叫安德森,长相英俊,画技精湛,可惜,是个哑巴……


“我另外还认识了一位作家,他叫阿勒苏,相当奇怪的名字。、


“嘿,安德森,看来不单单是我们,就连格尔曼都嫌你啰嗦啊,巴不得你就是一个哑巴啊哈哈哈哈。”


面对达尼兹无情的嘲笑,安德森无奈的耸了耸肩,虽然他对视频中自己独特的形象出现时愣了一下,但他并不介意,因为他知道,达尼兹肯定比他更惨。


 é˜¿å‹’苏?那是谁,有什么意义吗?


  


 *-**


城镇一如既往的热闹,一切仿佛和这个疯狂的世界格格不入,这里充满了温馨,美好,自由与希望。


  几千人的小城刻画的栩栩如生。突然,这座小城的所有人都震了一下,抬头望向了天空,看见一根根虚幻细密的线从自己身上钻出,延伸向无穷高处,延伸向一片灰白雾气之上,延伸向一座古老的宫殿内。


  乌托邦的市政广场的一侧,圣阿里安娜教堂中,一位青年安静地躺在地底,闭着眼,表情宁静,犹如一位睡美人。


五官线条颇为柔和的脸庞,有古精灵的人种特征。看起来像伦纳德所熟识的那个克莱恩与柔化版格尔曼的结合。


是周明瑞,也是克莱恩,是在晋升仪式的本能中,无面人的能力也无法掩饰的,“世界”真正承认的自我形象。


哗!人们一顿骚动,着小小一个片段蕴含着巨大的信息,人们很难相信,那座生机枉然,热闹非凡的小镇,里面竟然没有一个活人。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位青年在控制,以其为轴心,宛如舞台剧一般展示在人们面前,很明显这是一段精彩的舞台剧,但放在现实中却令人毛骨悚然。


“疯子,实实在在的疯子,只有疯子才会这么弄,祂这么弄就算没疯也会变成精神分裂,所以我就说格尔曼就是一个疯子!”达尼兹大叫道。


艾德雯娜的眼眸中也流露出了一些讶异的神情:居然可以仅凭一己之力操控几千人,构建出一座如此生动真实的城市?这就是天使级别的非凡力量?


佛尔思小小声的叽咕道:“虽然我知道‘世界’先生的晋升仪式比较特别,但这也太疯狂了吧……”


听到这,生命学派的议长,序列1的水银之蛇,威尔·æ˜‚赛汀.克瑞斯淡然的回答道:“哼,你要知道,占卜家序列1的晋升仪式中,这个是最仁慈的了,难道你想看见一个个活人被钓腊肉一般挂在天上吗?” 


佛尔思吓了一跳,她紧张的抓住休的手臂,脑袋像抖筛子一般摇着。


“你们觉得这一切太过疯狂了?”威尔瞟了一眼骚乱中的人群,继续说着:“占卜家途径的晋升仪式就可以看出祂们要经常对抗分裂的自我意识,事实上,晋升序列1的仪式没有一个是容易的,毕竟我们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混乱与疯狂。”


  


嘉德丽雅却皱了皱眉,她打断了众人的讨论,提出了自己的问题“你们不觉得,‘世界’的面孔有些奇怪吗?照视频的说法,在是在晋升仪式中,无面人的能力也无法掩饰的,那这是否可以说明他现在的模样是他真正的,原本的样子。”


“这不可能,我是知道克…‘世界’原本的样子的,虽然很像,但绝对不是他现在这个样子。”梅丽莎惊恐的叫道,她极力否认这件事。“一定是哪里弄错了……”


“梅丽莎?你知道那是谁?你说原本的样子……”班森又仔细看了看视频中那青年的模样。“难不成…是克莱恩?!可他不是已经……”


克莱恩?这个名字已经第二次出现了,而且还和格尔曼有关系,在其中到底有什么联系呢?难不成……阿尔杰想着,心中有了一份大胆的猜测。


【稍安勿躁,接下来的视频会有你们想要的答案。】


 


 


碎碎念:


写的时候人也挺混乱的,所以有什么逻辑不通我也不改了。


最近可能要忙开学了,补课,测试,更新可能会延迟,看情况吧。


说了扒小克的马甲结果又没扒下来,小克你咋回事?捂这么严实的吗?


不知道这里算不算是把克莱恩=格尔曼连起来,那就当做他们有关系吧,聪明的人都脑补出了一整部剧了(对说的就是你倒吊人“教皇”先生)

?第一抽蓝月就出了?

前三张连着出现

双黑是真的!!!